•  联系电话:0915-3356512
  •  投稿邮箱:news@akxw.cn
 > 文旅 > 文化安康
从“妾子始蚕”到“西陵氏始蚕”
2019-09-20  来源:本站原创

□ 谭波才4ah安康新闻网

先蚕,即始教人以养蚕者。它同先农、无牧、先棉等一样,是古代对为农业做出巨大贡献者“敬仰”和“崇拜”的一种仪式化表达。蚕神,即创造、护估蚕的超自然神灵,是神灵崇拜、祖先崇拜的外在表现。但由于各方面原因,历史上造成了对先蚕和蚕神概念的混淆。其实,先蚕并非蚕神,西陵氏嫘祖也非是最早的先蚕和蚕神。4ah安康新闻网

夏代,是中国第一个奴隶制王朝,极有可能是创建王室养蚕的发端。公认为记载夏代农事的《夏小正》在三月行事中著述:“妾子始蚕,执养宫事”。周匡明认为:“女奴隶称妾,‘子’是对妇女的尊称,当然是指女奴隶主了。‘宫事’就是女功之事。整句话的意思即女奴主的监督下,要进行养蚕、治丝、织造、制衣等一系列长期的操劳之事”(周匡明:《中国蚕业史话·开启蚕文化的金钥匙——夏王朝》)。此时期,也极有可出现了“最早”的蚕神。《山海经·海外北经》记载:“欧丝之野在大踵东,一女子跪据树欧丝。”此应为“蚕马故事”的雏形。关于“蚕与马为类”,任乃强认为:蚕丛氏与羌族同源,羌人善养马牛羊。既居河谷,不利于养牛羊,行动咸需于马,故氐族皆有宜于山道之良马及驴行销内地,是谓“莋马”。4ah安康新闻网

商代,继续沿袭“执养宫事”,一时间甚至出现了“穷奢极欲”的地步。《太公六韬》记载:“夏殷桀纣之时,妇人锦绣文绮之坐席,衣以绫纨,常三百人。”此时期,出现了将蚕神或先蚕与祖宗并祭的现象。上个世纪,河南安阳殷墟遗址出土一片卜辞,其内容为“贞元示五牛,蚕示三牛。十三月。”大致意思是:某年十三月,占卜祭祀元示用五牛,祭祀蚕示用三牛。元示,即殷人的祖宗上甲微;蚕示,即蚕神或先蚕;五牛、三牛,即类似后来的太牢、少牢之礼。蚕神或先蚕与祖宗并祭,并采取最高礼仪,说明殷商对蚕神或先蚕极为崇拜,它不仅关系蚕桑乃至农业生产的丰收,甚至还关系到统治权力的安全。据记载,禀辛、康丁时期,甚至还用奴隶来祭祀先蚕或蚕神。4ah安康新闻网

周代,蚕桑在国家政治“舞台”上的地位和作用不断提升,“执养宫事”更加权威化和制度化。《礼记·祭义》记载:“古者,天子诸侯必有公桑蚕室,近川而为之。筑宫仞有三尺,棘墙而外闭之。及大昕之朝,君皮弁素积,卜三宫之夫人、世妇之吉者,使入蚕室,奉种浴于川,桑于公桑,风戾以食之……岁既单矣,世妇卒蚕奉茧以示于君,遂献茧于夫人。”《礼记·月令·季春》记载:“是月也,命有司无伐桑柘,爱蚕食。有司,谓主山林之官。乃修蚕器。蚕器,谓簿、槌、锜、筐之类。”此时期,先蚕或蚕神开始“具象化”,并诞生了先蚕礼。《礼记·月令·季春》记载:“后妃齐戒,享先蚕而躬桑,以劝蚕事。季春吉祀,皇后享先蚕。先蚕,天驷。享先蚕而后躬桑,示率先天下也。”4ah安康新闻网

秦汉时期,统治阶段视“榖帛实天下之命”( 氾胜之:《氾胜之书》),在朝廷设置专门的“蚕官丞”,直接为王室服务。《汉书·百官公卿表》记载:“少府属官有东织室令丞,西织室令丞。”为鼓励蚕桑,上至皇帝、皇后,下至公侯、夫人,或亲耕、或亲桑、或自绩。《汉书·景帝纪·二千石修职诏》记载:“农事伤则饥之本也,女红害则寒之原也。夫饥寒并至,而能亡为非者募矣。联亲耕,后亲桑,以奉宗庙粢盛祭服,为天下先;不受献,减太官,省徭赋,欲天下务农蚕,素有畜积,以备灾害”。此时期,先蚕逐渐被蚕神所代替,并出现了具体蚕神。《汉旧仪下·中宫及号位》记载:“春,桑生而皇后亲桑於苑中,蚕室养蚕千薄以上,祠以中牢羊豕祭蚕神,曰苑窳妇人、寓氏公主,凡二神。”《中国农业通史·原始农业卷》认为,“苑”多指皇家宫室,“窳”则是凹陷低下的意思,在这里作低洼阴湿之意。蚕儿喜湿,苑窳妇人则是指在阴湿的蚕室中主事的妇女;“寓”取“寄寓”之意,所以苑窳妇人、寓氏公主实际上皇室养蚕女子的神化。而分为二神祭祀,从字画理解来看,妇人可能指已婚妇女,公主则指未婚少女,他们分别代表蚕儿生长的不同阶段。4ah安康新闻网

南北朝时期,统治阶级已不满足“执养宫事”和“联亲耕,后亲桑”,开始追根溯源、敬天法祖,将养蚕的发明权归结于自己的先祖,并以国家最高规格礼仪祭祀。《隋书》卷七《志第二·礼仪二》记载:“(后齐)每岁季春,谷雨后吉日,使公卿以一太牢祀先蚕黄帝轩辕氏于坛上,无配,如祀先农。礼讫,皇后因亲桑于桑坛。”后来,也许感到自古以来蚕事从来是妇女担当的事,于是又把创造养蚕丝织的发明权为黄帝妻子西陵氏。《隋书》卷七《志第二·礼仪二》记载:“后周制,皇后乘翠辂,率三妃、御媛、御婉、三公夫人、三孤内子至蚕所,以一太牢亲祭,进奠先蚕西陵氏神。礼毕,降坛,昭化嫔亚献,淑嫔终献,因以公桑焉。”4ah安康新闻网

至此,历经数代“进化”,“妾子始蚕”演化成“西陵氏始蚕”,并逐渐成为历史“定论”,后又被《资治通鉴》《通鉴前编》《文献通考》《王桢农书》等典籍所转抄、复述和叠加,甚至出现了“伏羲化蚕,西陵氏之女嫘祖帝为妃,始教民育蚕,治丝茧以供衣服”(《路史》),将“创世神”伏羲也附会其中,先蚕和蚕神概念也变得越加模糊和混淆。4ah安康新闻网

(责编:殷婷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