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联系电话:0915-3356512
  •  投稿邮箱:news@akxw.cn
 > 文旅 > 文化安康
散文家王鼎钧与安康
2019-05-10  来源:本站原创

□ 和谷vUt安康新闻网

聊以自慰,每日闲来在网上浏览,读到《光明日报》一篇短文《由“荷马打盹”想到的》,作者王鼎钧,是一位熟悉的名字。记得有人赞赏他的文章,也找来读过几篇,文字简洁,学养颇深,却没考究过此人的底细。vUt安康新闻网

此文写道:直译是“荷马也有打盹的时候”,意译是“贤者不免”,你认为哪种译法较好?我说,翻译是为了给中文读者看,我,一个中文读者,喜欢“荷马也有打盹的时候”。“贤者不免”的说法我们早已有,荷马云云我们没有,翻译除了介绍东圣西圣相同的意念,也要介绍东方西方相异的语风。中文早有一句“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”,已经衍生出“命运打盹的时候,我们就绝处逢生”。荷马打盹,也将衍生出孔子打盹或霸王打盹,丰富了我们的语言。说到运气,有人信,有人不信,折中调和,运气可以分成两种,唯心论的运气和唯物论的运气。vUt安康新闻网

文章注明作者现居美国纽约。纽约?我儿子去国在那里供职十多年了,没回国省亲也有六七年了,我也无缘前往一游,不免时常想念,短信问候也少。这个居住在纽约的老头儿,肯定与我儿子不相干,我却随意要百度一下他的资料,不觉得游离到哪儿去了。vUt安康新闻网

王鼎钧,山东临沂人,1925年生。哟呵,屈指数来有94岁高寿了。抗战末期弃学从军,曾在报社任副刊主编,也当过教师。14岁开始写诗,16岁写成《品红豆诗人的诗》,51岁时移居美国,一直在纽约居住。他的创作生涯长达大半个世纪,长期出入于散文、小说和戏剧之间,著作近40种,以散文产量最丰、成就最大,风格多样,题材丰富,被誉为“一代中国人的眼睛”。vUt安康新闻网

浏览其年谱,让我眼前一亮的是,他1944年19岁时,在陕西《安康日报》(为国统区所办地方报纸,创刊于1937年,1945年因经费不足停刊。见《安康地区志》——编者注)发表《评红豆村人的诗》。此为作者正式发表之第一篇作品。这不啻是一个值得解读的谜。vUt安康新闻网

安康与我有缘,我在《安康日报》发表散文是在1983年,时年31岁,是写大水灾劫后重建情景的。时过30多年,又重返故地,写了《1983安康大水灾》,还有《阅读徐山林》两本书。1944年的安康有日报,谁人所办,那时的徐山林只有9岁,已经在教会办的安康小学读二年级。他记得小北街的福音堂,挪威传教士与他的美国妻子在那里生活,并生了孩子。若干年后,这个孩子回到安康,提供了记录那个年代安康城面貌的珍贵录像。当时,19岁的王鼎钧又是如何将《评红豆村人的诗》的习作投寄《安康日报》得以发表的?令人费尽思量。原来,他是在国立第二十二中学读书时,曾在陕南汉阴驻留,与安康有了缘份。vUt安康新闻网

王鼎钧少年时代就和家人分离,14年抗战,他有4年多时间在日本占领区生活,打过游击。抗战军兴,1942年夏去大后方投入李仙洲将军创办之国立第二十二中学,辗转安徽、河南、陕西各地。抗战末期初中毕业即辍学从军,随国民党军队宪兵团经南京、上海、沈阳、秦皇岛、天津、青岛,1949年到台湾。王鼎钧在中国大陆的影响不及余光中、三毛等台湾作家,但引起的好评和尊敬却丝毫不亚于后者。在台湾,“凡有井水处,即见鼎公书”。这位已到耄耋之年的老人,亲历了中国几十年来重要年代的种种国难家仇,将国家大历史和个人命运的变迁书写进一部部厚重的作品中,也因此被称作台湾十大著名散文家中成就最大者。vUt安康新闻网

他的处女作《评红豆村人的诗》,显然是熟读过四书五经和唐诗,练习写过旧体诗,有深厚的国学根基。1944年10月,王鼎钧在战乱中历经长途跋涉,终于到达陕南二分校所在地的汉阴县城东35华里的蒲溪铺。此后不久,在《安康日报》发表了他的这篇诗评,也是他正式发表的第一篇作品。vUt安康新闻网

之后,作为一名宪兵,他参加了日军投降后沈阳的接收工作,目睹诸多官场上的现状,尽是国民党败亡之预兆,从满腔热血到心灰意冷。1949年王鼎钧在天津被解放军俘虏,不久即被释放。后与父亲一同挤上了一艘军舰,他却不知道要往哪开,最终船开到了台湾。他从一开始只是做剪报、贴资料的工作,后主编多家报纸的副刊。1978年移民美国,80岁之后著有长卷《王鼎钧回忆录四部曲》,2009年由尔雅出版社出版。vUt安康新闻网

王鼎钧的处女作所评述的《红豆村人诗稿》,系清朝乾嘉时期代表诗人、散文家、文学评论家和美食家袁枚(1716-1798)所著。袁枚乃乾隆四年进士,先后任县令7年,为官勤政颇有名声,奈仕途不顺,辞官隐居于南京小仓山随园,吟咏其中,广收诗弟子,女弟子尤众。嘉庆二年去世,享年82岁,世称“随园先生”,主要传世的著作有《随园诗话》《祭妹文》。vUt安康新闻网

至于王鼎钧1944年在《安康日报》发表的《评红豆村人的诗》一文的内容及样报,网搜不得而知。也许哪一天遇到有心有缘之人发现,像我这样聊发一番往事的联想。世界之博大,时光之倏忽,人生之无常,令人感慨万端,心生念想。vUt安康新闻网

(责编:殷婷)